一碗面条 回味一生

2017-8-28 lyl123456

小时候,听见别人说“下饭馆”,便仰着笑脸问爸爸,“什么叫下饭馆啊?”爸爸笑了,“哪天,我带你去吃面条”。“真的吗?什么时候去啊?”爸爸望着院子里的甜高粱说:“等甜高粱长高了,我就带你去。”我兴奋不已,等待着……。

每天盼着院子里的甜高粱长高,这是类似南方的甘蔗,秸秆里有许多糖分,嚼里面的甜甜的汁水,满口甜香,很好吃的。终于等到甜高粱长高了的那一天,爸爸割下一株株的高粱杆捆成一大捆,扛在肩上,拉起我的手,“走,卖了这甜高粱,爸爸带你下饭馆。”我高兴的跟着爸爸上路了,我们要到八里以外的元宝山集市上去卖。

一路上,骄阳似火,爸爸扛着几十斤重的甜高粱,我跟在后面一路小跑,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走不动了。这时,爸爸放下肩上那捆高粱杆儿,背起我向前走,走一段路,把我放下,叫我在原地等着,爸爸再回去扛那捆高粱杆儿,我看着爸爸来来回回的,倒动着那捆甜高粱杆,还有一个身体瘦弱的我。汗水打湿了他的衣服,天真的我趴在爸爸湿漉漉的背上只觉得很自在,笑嘻嘻地用一只手为爸爸抹着脖子上的汗珠儿,只觉得好玩……。

不知走了多久,我只觉得时间很漫长,终于到了。三分钱一根的甜杆儿(甜杆儿是城里人一贯叫法)很受欢迎,尤其是小孩子们,总是拉着大人的衣角“我要甜杆儿!”大人们便走过来为孩子挑上一根。甜杆儿一根根减少,爸爸的钱袋多了零零碎碎的硬币,很快那捆甜杆就卖光了。爸爸高兴地拉起我:“走,饭馆下喽!”

走进饭馆,人真多啊!爸爸给我找了个位置坐下,花了两角五分钱为我买了一碗面条,爸爸异常兴奋的对我说:“爸爸不饿,爸爸看着你吃,要吃饱饱的。”我点了点头,那白的透明的面,上面浇上韭菜鸡蛋卤,金黄的蛋黄,点缀在绿色韭菜中间,颤巍巍的酱色淀粉块儿,实在是当时是美味。我大口的吃了起来,面条真的很好吃,吃饱了,看看坐对面的爸爸,正微笑着看着我吃,他那份满足,那份喜悦溢于言表。“爸爸,我吃饱了。”“再吃点,别剩下!”我摇了摇头,这时爸爸端过我剩下漂着几根面的残汤,吃了起来,连汤都喝了。见此情景,我忽然懂事似的说:“爸爸,我长大挣钱,给你买好多碗面条!”爸爸笑了,笑容从未有过的灿烂。随后爸爸顶着骄阳,饿着肚子背起我踏上了回家的路,吃饱喝足的我甜甜睡在爸爸背上,我不知道八里的路程,饿着肚子的爸爸怎么把睡成烂泥的我弄回家的,我只知道我醒来时,已躺在家的炕上,爸爸正笑着望着我呢!

师范毕业,我拿到第一个月工资,我该用自己赚的钱报恩了,可是爸爸早已离我而去了。当年那句“爸爸,等我挣钱了,给你买好多碗面条!”成了我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。尽管这样,不知是为了纪念,还是为了当年的“承诺”,一种说不清楚的动力促使我,骑上自行车,来到了当年的饭店。饭店豪华了许多,我要了一碗面条,坐在那里,吃了几口,就放下了,再也没有第一次进饭馆的那份欣喜,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碗面的美味,再也没有当年的幸福温馨……。满脑子都是回忆,满眼睛都是泪水,满心灵都是苦涩……泪光中再现了当年的一幕:骄阳下,父亲扛着一大捆甜高粱,目光望着我,到我跟前把那捆沉重的甜高粱放下,赶紧背起我大步地向前走着,嘴里不停地安慰我:“热了吧,一会就到了”,汗水打湿了他衣衫,连头发梢都挑着晶莹的汗珠。我趴在湿漉漉的背上,用手玩弄着他脖子上、发梢上的汗珠,在他的安慰中耐心地等待着……。一位父亲,为了满足心爱女儿的一个愿望,烈日下,重负在身,往返在太阳炙烤的沙石路上,经受了怎样的煎熬啊!自己一分钱都没舍得花,饿着肚子,又是怎么把熟睡着的我弄回家的?可想而知!烈日,口渴,饥饿,劳累都被伟大的父爱淹没!如今,物是人非,爸爸啊!你那如山一样的父爱让女儿如何报答!当年的那碗面美味,如今回味起来全是父亲付出的艰辛与苦涩。女儿的心中,不再是当年的满足、欢乐,而是心痛、苦涩!感动与悔恨交织,我泪流满面,这如山一样的父爱,叫我如何去报答啊!连一次报答机会都没有啊!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